五重障碍牵绊盛大回归 中银绒业“拉锯战”中复牌 莫迪或将改组内阁 巴基斯坦反美游行


五重障碍牵绊盛大回归 中银绒业“拉锯战”中复牌 热点栏目 资金流向 千股千评 个股诊断 最新评级 模拟交易 客户端   ⊙记者 王雪青 ○编辑 孙放   自2014年8月就进入停牌状态的中银绒业终于在今日恢复交易,然而,久拖未决的盛大游戏回归依然困难重重。   中银绒业今日公告,公司股票于2月25日复牌,截至目前,盛大游戏股东暂未就后续资本运作方案达成一致意见,中绒集团已于22日作出不可撤销的承诺,将其控制和持有的全部盛大游戏41.19%的权益优先出售给中银绒业。但是,面对摆在眼前的五大障碍,本次重组可谓“道阻且长”。   这五重障碍是什么?首先,盛大游戏股东目前仍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存在因此导致将盛大游戏境内外资产整体置入上市公司的计划无法实施的可能性。   其二,上市公司正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尚未收到调查结果。如果公司的立案调查事项没有结案,公司将无法进行再融资、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等资本运作;如果公司立案事项结案且相关主体被证监会行政处罚,该行政处罚事项有可能使得公司一定期限内不具备相关资本运作的条件。   第三,公司实际控制人马生国因涉嫌合同诈骗被刑事立案、相关合伙企业份额被冻结,其中四家合伙企业分别通过香港的持股平台公司间接持有盛大游戏的股权。目前,这一立案事项也正在调查中,尚未结案。   第四,控股股东中绒集团与上海砾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相关的禁止令、仲裁事项尚在进行中。第五,中绒集团涉及盛大游戏私有化份额还在遭遇境内诉讼,法院尚未对上述案件进行审理与判决。上述事项都有可能对本次重组造成负面影响甚至终止。   关于重组进度,据披露,公司控股股东中绒集团于2014年9月参与并逐步主导盛大游戏私有化交易事项。盛大游戏已于2015年11月18日召开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相关私有化退市的议案,并于11月19日完成了私有化合并交易的交割。目前,中绒集团通过其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的四个有限合伙企业累计控制了盛大游戏约41.19%的权益,代表了约46.66%的表决权。盛大游戏私有化完成后,中绒集团一直在评估与研究将盛大游戏境内外资产整体置入上市公司的具体方案、主要风险与实施障碍等。公告称:“复牌后公司将及时与中绒集团沟通盛大游戏后续资本事项进展情况并披露。”   值得一提的是,就本次重组,深交所去年12月曾连发两道问询函,在舆论和监管层的督促下,上市公司方才先后披露有关禁制令、仲裁和私有化份额在境内遭诉讼等问题。如今看来,在上述多重阻力下,中银绒业的重组命运仍是个未知数。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