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界的“诡计多端”:兰花螳螂伪装诱惑昆虫 英拉已抵达迪拜 麦当劳曝食品丑闻


动物界的“诡计多端”:兰花螳螂伪装诱惑昆虫 加州地松鼠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2月16日消息,神奇的错觉、狡猾的诡计,以及华丽的伪装――让我们走近动物世界中最优秀的“骗子”。   加州地松鼠   这种可爱的啮齿类动物面临着巨大的生存难题。加州地松鼠主要分布在地表岩石较多的区域,也经常出没于草地和开阔林地中,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内华达州西部和俄勒冈州西部都可以见到它们的身影。由于栖息地十分开阔,它们很容易受到掠食者的袭击。   响尾蛇是加州地松鼠最主要的天敌之一,它们依靠嗅觉捕猎,一旦锁定气味轨迹,它们的猎物就几乎没有逃生的可能。不过,加州地松鼠发展出一种独特的方法,将它们的天敌骗得团团转。它们将响尾蛇蜕下的蛇皮拿来摩擦身体,从而掩盖自身的气味。科学家认为,这种习得行为可能是加州地松鼠个体之间传授的结果。对任何有“洞察力”的加州地松鼠而言,蛇皮绝对是防御响尾蛇最有效的“香水”。   斑马 斑马的条纹或许能制造出视错觉   “为什么斑马具有条纹?”这可能是演化生物学中最古老的问题之一,从查尔斯・达尔文和阿尔弗雷德・拉塞尔・华莱士开始,科学家就一直争论不已。目前的研究显示,斑马的这些条纹具有某种“动作伪装”的功能,可以使它们免受天敌的威胁。   但是,斑马的黑白条纹看起来那么明显,真的能起到伪装作用吗?这就得说到魔术中最吸引眼球,也最令人不可思议的部分了,那就是“视错觉”。黑色和白色对比强烈,当二者结合在一起时就会产生奇特的效果,迷惑许多动物的视觉。   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的马丁・豪(Martin How)博士一直在研究顶级掠食者――如猎豹、狮子――如何观察猎物。他说:“我对动物视觉进行了好几年的研究,并开始对斑马条纹如何影响其主要掠食者的视觉系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希望了解斑马条纹是否是通过“车轮错觉”来迷惑掠食者的。   当大脑接收到一个快速运动的物体――如车轮――视觉信号的时候,会努力处理该物体的运动模式,并进行简化和解释。然而,在这一过程中,大脑有时会被完全欺骗,我们会看到车轮往错误的方向运动。这也是我们看到高速行驶的汽车车轮,或者飞机的螺旋桨旋转时,偶尔会看到轮毂朝着与运动方向相反方向缓慢转动的原因。   马丁・豪的研究显示,当斑马开始以整个群体移动时,它们的条纹会产生一种被称为“运动眩晕”(motion dazzle)的错觉。例如,当掠食者面对一大片黑白条纹快速经过时,会以为斑马群向左运动,而实际上它们是向右跑去。   在分秒必争的捕猎过程中,这种“运动眩晕”会产生足以让斑马有时间逃生的错觉,这也堪称是地球上最令人目眩的视错觉之一。   墨鱼 墨鱼具有地球上最为精细的皮肤   墨鱼具有一些狡猾的防御策略,从视觉效果上非常令人震撼。它们没有坚固的外壳,也没有盔甲一般的骨板,但却有一件如假包换的“隐形斗篷”。在墨鱼体表的最上层具有许多含有色素的细胞――色素体(chromatophores),通过色素体颜色的变化,它们可以完全融入到周围环境中。当墨鱼在差异微弱的环境背景中移动时,它们的大脑会控制肌肉活动,拉伸各个相关的色素体,从而改变体色或图案,比如一个点转瞬之间就能变成圆圈。   几百万个色素体同时发挥作用,可以使墨鱼生成高度吻合周围环境的体色和图案。除此之外,墨鱼还能够改变身体的形状和纹理,这使它们看起来就像消失了一样。   最不可思议的是,变色能力超强的墨鱼实际上竟然是色盲。那么,如果无法看到自己要模拟的颜色,墨鱼是如何做到这般精确的变色呢?近期的研究显示:墨鱼表皮细胞中含有视蛋白,这种蛋白质通常出现在动物眼睛的视网膜中。因此,由于具有能探测到光线的分子,墨鱼的表皮本身就能“看”到颜色,从而使其成为地球上最美丽而且最“聪明”的皮肤。   非洲狮 一只名为Mmamoriri的雌性非洲狮,外表与雄狮相差无几   如果一只狮子看起来像雄狮,在其他同类的感知中也是一只雄狮,那你可能会认为它就是一只雄狮――然而情况有时并非如此。在博茨瓦纳的奥卡万戈三角洲,生活着一群与众不同的雌性非洲狮,它们长着鬃毛,喉咙能发出跟雄狮相同的吼声,足以迷惑它们的竞争对手。   这群雌狮中有一只名为Mmamoriri,无论是行为举止,还是外形和吼声,它都像极了雄狮,然而它的的确确属于相反的性别。科学家认为,Mmamoriri与其他4只长有鬃毛的雌狮一样,都是由于某个基因突变导致荷尔蒙的失调,从而具有更像雄狮的外形特征。   在狮群中,雄狮负责保护领地,抵御其他雄性的竞争对手。科学家推测,由于Mmamoriri能够模仿雄狮,因此其他雄狮如果想接管狮群,在看到Mmamoriri之后都会三思而行。如果Mmamoriri的狮群因为“雄性”比例的增加――从其他狮群感知的角度――而扩张领地的话,那它们存活的概率也会增加,这种既新颖又极具欺骗性的策略可能会变得更加流行。   兰花螳螂 一只名为Mmamoriri的雌性非洲狮,外表与雄狮相差无几   马来西亚的热带雨林不仅生活着大量有翅膀的昆虫,还有许多无脊椎掠食者对这些空中的猎物虎视眈眈。为了躲避掠食者,许多昆虫演化得异常轻盈,速度奇快,非常难以捕捉。尽管经常能逃脱掠食者的捕杀,但这些昆虫却无法抵挡鲜艳花朵的诱惑,它们会飞越漫长的距离,寻觅花粉和蜜露。   兰花螳螂将自己整个身体转变为既充满美感,又极具欺骗性的伪装。它们完美模拟了兰花的形态,同时结合了锐利的视觉和忍者般的出击速度,从而成为世界上最为致命的伏击猎手。不过,这种对花的模拟远比看上去的更加复杂。一只成长中的螳螂需要每隔几天就进食一次,因此它需要不时有昆虫直接落到捕杀范围之内,而植物的花朵可以等待更久。   博物学家在维多利亚时代发现这种奇特物种时,就猜测还有一些特别的因素在起作用,因为这些螳螂看起来比它们模拟的花朵受欢迎得多。现在科学家发现,兰花螳螂所具有的魅力来自于它们对“攻击性拟态”(aggressive mimicry)的精通。昆虫会被色彩更加明亮的花瓣吸引,而兰花螳螂不仅能完美模拟花瓣的形态,还具有比植物花瓣更加明亮的色彩。一旦昆虫被兰花螳螂的伪装迷惑,靠近致命的美丽“花瓣”时,就毫无逃生的可能。(任天)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