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zwb_52165216 男子刮宝马车留条 菲佣雇佣乱象


哈尔滨“天价鱼”饭店服务员:已无人上门就餐   法制晚报讯(记者 张莹)针对哈尔滨“天价鱼”事件,松北区的专项调查组15日发布通报。但通报发出后,当事消费者指出菜单签字造假、鱼的斤两存在问题等。   昨日,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来到涉事“北岸野生渔村饭店”调查发现,店内人员对该事件均表示“不知情”,并称因为受事件的影响,饭店无人上门就餐。此前,“天价鱼”涉事饭店鳇鱼的价格为398元 斤,而在附近的一家同等规模饭店,鳇鱼的价格为98元 斤。   “天价鱼”饭店服务员:已无人上门就餐   昨天午时,法晚记者来到涉事饭店“北岸野生渔村饭店”。该饭店位于哈尔滨市松北区松北大道与世茂大道环岛附近,周边有太阳岛、冰雪大世界等景区,且附近还有连锁宾馆等。记者下午从冰雪大世界驾车开往北岸野生渔村饭店,用时6分钟。   记者发现,该饭店目前仍在继续营业。饭店大厅中间有一个鱼池,池内有多种鱼类,旁边还有一条已经加工过的鱼。饭店一楼没有卡台式的散桌,均为包房,共有3个。   记者在现场并没有看到该商家的老板和经理,两个服务员在包房内休息,也无人接待,店内仅有2名30岁上下的男性自称来帮忙看店。其中一人告诉记者,饭店就餐人数受天价鱼事件的影响很大,已经无人上门就餐。“现在没生意啊,你看这哪有人来吃饭啊?老板也没来饭店,他生病打针去了。”   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注意到,在点餐台旁边放着的展架上面标明“店长推荐惊爆价,本店特色”、“因为稀有所以名贵,因为野生所以健康。”   根据饭店提供的价目表显示,共有25种鱼类,价格与网上公布的相符。其中,鳇鱼为398元 斤,是该店价格最贵的鱼类。在25种鱼类中,仅有小江鲤等4种鱼88元 斤、98元 斤外,其它鱼均为百元以上。   另外记者发现,账目表上并没有鳇鱼鱼头,而是在鱼池旁的冰柜内,放置了一块黄色的纸壳,上有手写字体“鳇鱼头498元 斤”。据中新社报道,该手写价格标签是后放上的。   调查 附近700米一家饭店鳇鱼价格98元 斤   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在哈尔滨市江北区走访发现,据初步统计,江北区大约有30余家渔村饭店。在距离涉事饭店约700米处,有一家同样位于松北大道的独栋独院的渔村,营业规模较大,装修风格也较为豪华。   记者在该饭店看到,饭店大堂内展示着一条鳇鱼,大约有1米长。饭店的大堂经理告诉记者,这条鳇鱼大约有100斤以上,价格为98元 斤,烹饪方法不是铁锅炖,而是炒菜类的菜品。   经理告诉记者:“在‘天价鱼’事件之后,生意没有受到影响,就餐人数与之前没有明显差别,有的顾客还会特意来到大厅的明档鱼类展示台,看看鳇鱼的长相,说‘原来这就是号称天价的鳇鱼啊’。”   经理称,事件之后有人慕名而来品尝鳇鱼,经理介绍,店内鳇鱼烧土豆是特色菜。   大堂经理向记者介绍,冬季鳇鱼的价格的确会有所上涨,但是幅度不大。个头偏小的鳇鱼价格可能还会低一些。   饭店经理:冬天不涨价整条鱼价格不分部位   对于“北岸野生渔村”内鳇鱼鱼头398元 斤,比这家饭店的鳇鱼要贵上300元的情况,这位经理回复,“我们家没有这么贵。而且整条鳇鱼不管什么部位,都是一个价格,98元 斤。除非是像鳇鱼籽这类食材的价格会贵一些,因为它比较稀有。”   此前,“北岸野生渔村”表示“鳇鱼冬天的价格要高一点,进价大约一百七八十元,再加上成本的话,就得三百多。”对此,该大堂经理表示不认同,“我家的价格都是明码标价,冬天也没什么大的浮动。不管是外地游客还是本地市民,一律相同对待,就是98元一斤,不存在什么猫腻。”经理说。   这位经理说,因为冰雪大世界等冬季旅游景点,冬天外地游客来哈尔滨旅游的人数多,在冬季接待的旅行团会多一些。   批发市场:整条鱼批发价每斤约30元   另外,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从哈尔滨市哈达海鲜批发市场了解到,哈达市场内鳇鱼较少,“即使进货了也卖不出去,因为鳇鱼大多数个头大,即使老百姓买回家也没法处理。”一位批发商告诉记者,“10多斤的鳇鱼批发价大概是30元,但是到底是纯正的鳇鱼还是养殖的就不好说了。”   另外,该批发商告诉记者,在冬季,鳇鱼价格上涨的原因还包括交通因素、捕捞难度加大、数量减少。   该批发商说,“商家或许有自己的供货渠道,市场上也有从湖北进货的,如果是这样的话加上空运的费用,成本就会更高一些。”   最后批发商说,鳇鱼市场“说道挺多”。   进展 涉事饭店承认代客签字   16日,江苏常州游客陈某接受了央视的采访,他表示“希望还自己一个公道”。   陈某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谁先动手是一个非常好解决的问题,我们有一个付钱的过程,在这个付钱的过程中,只要把这一个监控提前大概十五分钟,所有的我网上说的事实,这个监控都可以看到。”   陈某还表示店家展示的顾客签字,并不是他的字迹。陈某说:“店家说那个签字是我签的,我可以自始至终地说,我从头到尾没有签过任何的字,望黑龙江方面把这个纸条保留下来,我们可以通过法律途径,对字迹进行鉴证。”   根据此前央视的最新报道,北岸野生渔村方面表示确实不是陈某签的字,“是他委托我们店方签的”。   陈某接受采访时表示,当时在点菜的时候,跟点菜员说人少,点菜员却不断地说菜不够。在点菜过程中,陈某要求那个鱼只要七斤左右,但是那个刀没按照陈岩指定的位置切下去,一刀下去之后变成10斤4两。而官方调查情况说明中提到,单据上显示鳇鱼中段标注斤数为14.4斤。   可是陈某说:“根据我手上的证据,这个指示牌是放在一个角落里,我们一共有15个成人6个小孩,服务员不断说我们点的菜不够不够,在点菜过程中,我主动要求那个鱼只要7斤左右,但是他给我一刀下去以后,没按照我指定的位置下去,一下去以后过秤就是10斤4两,这个10斤4两,我可以拿我的人格担保。”   新华社连续两天发文 评“调查不能烂尾”   连续两天来,新华社连续发文,关注“天价鱼”事件进展。   昨日,松北区的初步调查报告发布后,新华社发表评论《“天价鱼”事件调查不能烂尾》。文章表示,既然是民事纠纷,就应当有当事双方的声音,监管方或者协调者才能做出中立客观的判断。这则通告在消费者一方“缺席”的情况下仓促出台,未免失之于草率,自然难以让公众信服。   15日,新华社也发表了题为《旅游业监管不能脱缰》的评论文章。文章表示,从多起类似事件看,监管部门的反应和初始态度往往遭到诟病。物价、工商等部门缺乏横向协作,屡屡陷入事前缺乏有效管理,事中不能及时应急,事后难以查缺补漏的尴尬。受此所困,游客往往陷入循环投诉、无人救急的窘境。   本版文 记者 张莹 责任编辑:陈琰 SN225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