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三板做市业务对公司营业收入的贡献度为0.8% 泰方全面搜捕英拉 作曲家朱践耳去世


证监会限制国泰君安新增做市业务 系砸盘代价-搜狐财经   本报记者 常亮 上海报道   “年前股转给了公开谴责,这次证监会出手拟进行行政处罚,对我们三板公司来讲,算是出了口恶气。”2015年12月31日惨遭砸盘的某新三板公司董秘付鸣(化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2月16日晚间,国泰君安(601211)公告,收到上海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事先告知书》,监管措施包括限制新增做市业务三个月等。   值得注意的是,1月29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下称“股转系统”)做出“给予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公开谴责,给予王仕宏公开谴责,给予陈扬、李仲凯通报批评”的决定,是股转系统成立以来罕见的顶格处理,此次证监会层面的介入更显事件之严重性。   “如果价格形成机制本身被撼动,那么相关肇事机构和人员的所作所为就是破坏了整个市场的根基。”付鸣指出。   砸盘代价几何   股转系统查明,国泰君安证券做市部于2015年12月31日14:50,执行本部门“卖出做市股票、减少做市业务当年浮盈”的交易策略。   其对圆融科技、凌志软件、福昕软件、中兴通科、卡联科技、搜才人力、智通建设、许继智能、梓?宫、粤林股份、青雨传媒、首都在线、伊赛牛肉、中喜生态、ST复娱、蓝天环保等16只股票以明显低于最近成交价的价格进行卖出申报,造成上述股票尾盘价格大幅波动。   21世纪经济报道1月5日独家报道《新三板做市股罕见异动 多公司直指做市商操控》,对该事件全程深入解读。   国泰君安砸盘事件的“任性”行为,曾给某TMT行业挂牌企业彼时正在开展的定增融资蒙上一层阴影,所幸其二级市场交易价格迅速恢复,该司定增股票发行认购公告于1月5日按原计划发出,认购价格不变。   “此次被砸盘事件,对本轮定增带来一定的影响;但是同时,本次被砸事件也提高了我公司的市场知名度;再者,此次事件目前为止并没有对投资者参与我司定增的积极性有影响;定增价格如此接近市场价格,更说明了我司的投资价值。”该公司董秘表示。   国泰君安公告显示,“2015年,公司新三板做市业务对公司营业收入的贡献度为0.8%(母公司口径,未经审计)”。根据国泰君安1月27日公布的2015年业绩快报数据,合并口径报表营业收入376.3亿元,据此推算2015年做市业务营收约3.01亿。   截至2月17日,国泰君安参与做市企业数量为183家,其中首批做市91家。按做市企业总数量排序,国泰君安在85家做市券商中排名第八。限制新增做市业务三个月的行政处罚,对做市部门的影响如何?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2015年11月初开始,各券商做市部门为完成年底考核任务,同时也为调整库存股结构,对有望进入创新层且估值合理的股票做了一轮配置。短短三个月,券商做市企业总数量排名变化巨大。广州证券、上海证券、兴业证券、光大证券迅速冲到前五名。   “这一轮冲刺之后,做市商对做市企业绝对数量的追求将告一段落,将更看重企业的质地和流动性。创新层概念股的配置风潮已在1月底前结束,接下来几个月将是分层概念股的收获期,限制三个月新增做市业务的影响会比较有限,但可能会令国泰君安错失一些机会。”上海某上市券商做市部人士王钟表示。   内控问题浮现   上海证监局查明,“国泰君安场外市场部做市业务部门的绩效考核体系、内部管理与控制方面等存在重大缺陷,导致2015年12月31日你单位做市股票发生一系列报价异常事件,造成恶劣的市场影响。”   据股转系统公布的砸盘标的名单分析,16家被砸盘企业中有5家主办券商竟为国泰君安自身。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这5家企业在事发前后对此并不知情。事件发生后,其他做市商和投资机构打探消息后告知,挂牌企业方如梦初醒。   这一“大义灭亲”的行为则令业界大跌眼镜。   “我们12月31日收盘后试图与国泰君安做市部门取得联系,但没有成功,后续也没有得到任何主动解释,这是导致企业与券商矛盾激化的重要原因。”付鸣表示,“作为挂牌企业,与主办券商发生冲突是要极力避免的,但我们发现国泰君安场外市场部管理混乱,无法有效沟通,这不单单是"防火墙"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遭到公开谴责的做市业务部负责人王仕宏负有“主要责任”,遭到通报批评的交易总监李仲凯负有“直接责任”,且两人都为中国台湾居民。坊间亦早有传闻国泰君安做市部在其场外市场部各业务线中“我行我素”。   “国泰君安是2014年起草做市交易规则的主要券商,彼时负责做市业务的负责人后来率部投奔其他券商,台湾团队随后进入,至今大概一年多。此次股转系统和证监会重拳出击,并声言"执纪问责没有化外之地",监管层震怒可见一斑。”王钟表示。   “这打击了投资者对做市制度的信心,也伤害了其他做市商和投资机构的利益。”王钟表示。   交易困境凸显   国泰君安砸盘交易策略之所以顺利执行,原因既在于当前交易制度的便利,更在于稀缺的流动性。   根据“到价成交”规则,个别做市商单单采用大幅偏离其他做市商报价水平的价格,既可以抢先与投资者到价成交,且成交价以做市商报价为准。即做市商可按自身需求可强行与投资者按“超高”价格或“超低”价格成交。   新三板市场时有发生的乌龙指事件,即为做市商修改买价失误,导致超高价买入;而国泰君安砸盘则为主动修改卖价,强行造成超低价卖出。两种情况皆有利益输送嫌疑,根据股转通报,王仕宏即有“向他人透露做市交易策略的行为”的违规事实。   “考虑到流动性较差,即便个别券商用超低价甩卖砸盘,也不会有很多成交,即砸盘成本很低。几万元成交即可砸掉几亿市值。” 付鸣表示,“更为重要的是,如果连做市价格的形成机制都可如此儿戏,那么新三板企业的估值体系就成了空中楼阁,市场定价功能的基础便不复存在,个别害群之马的行径是对整个新三板市场的颠覆性打击。”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