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虑商用价值已经没有太多意义了 男子殴打卡通交警 武汉治酒驾新规


安徽高速简洁图走红网络 作者详述创作故事–安徽频道–人民网 安徽高速拓扑图在网络走红,图中安徽高速和地铁图一样,包含了每个出入口、枢纽的名称,让人们自驾车出入高速时可了然于胸。 不少人开高速都习惯听导航说哪里到了服务区、哪里即将下高速,可你知道合肥市周边,有多少处可以下高速吗? 设计师灵感迸发的火花,让一幅安徽高速拓扑图在网络走红,图中安徽高速和地铁图一样,包含了每个出入口、枢纽的名称,让人们自驾车出入高速时可了然于胸。 这幅拓扑图出自何人之手?背后有什么样的故事呢? 安徽高速简洁版走红网络 安徽高速简洁图,最早发自“徽风高速”微信公众号,图中将安徽高速所有的线路走向,出入口、枢纽名称、高速服务区均准确标注,和普通的高速公路地图不一样的是,这个对普通人来说更直观,更好记。 整幅图将安徽省的轮廓抽象成一个大大的圆形,“四纵八横”的路网巧妙地融合在其中,看似地铁图,更像是艺术图。实线圆中套虚线圆,将各条路线的名称标注,而且标注名称采用国家高速网、省级高速网的规范名称。 图虽简洁,细节却很花功夫。 文章解释说,安徽东南区域是高速路网最密集的区域,设计师颇费一番心思将如此密集的元素置入其中。而皖西北区域则出现了虚线段,原来这是泗许高速在跨越河南段(采用虚线)后,又回到了安徽境内。岳武高速中安徽最长的隧道明堂山隧道也细细标出。 合肥人最熟悉的合肥绕城高速则是这幅圆形图中套着的小圆形。在圆的四周可以看到在合肥城市的周边,有合安、合巢芜、合徐、合淮阜等多条高速,它们分别在合肥绕城高速“圆圈”的各个点上交会,如果从芜湖往合肥经十八岗下高速,则其间将经过肥东高速服务区,可加油或歇息会。 17年高速人绘制 画出这一拓扑图的其实是一位安徽高速人――刘永。刘永告诉记者,他已从事高速公路行业17年,见证了安徽高速公路事业发展壮大的历程。 2012年的一个夜晚,刘永在家中“灵光乍现”,开始绘制安徽高速拓扑图。 “当时完全是凭借瞬间的灵感,用了几乎一整夜的时间就完成了拓扑图的雏形,虽然那张图与现在比相差较大,不过已经完成了最基本的架构。后来大约用了一年时间来完善与优化,逐步形成今天的图形。”他透露当时也是受到了地铁拓扑图的启发,“化繁就简,把路线设计成拓扑形式,拓扑图也就自然而然诞生了。” 此后每年他都会绘制一张安徽高速拓扑图出来,既是自己爱好,也方便了驾乘人士。不过近些年高速公路的发展日新月异,为了保证绘图的正确性,刘永亦是处处留心。“从1991年安徽第一条高速合宁高速通车到今年,安徽高速通车里程已经达到4000多公里。特别是近些年的里程增长速度非常快,光去年年底就有十条高速几乎同时通车,这就需要留意这些新通车的路,注意收集相关路线走向、出入口等信息,保持拓扑图的同步更新。” 拓扑一词来自英文TOPOLOGY,那这份安徽高速拓扑图对普通的驾乘人士来说有什么样的用处呢?刘永介绍拓扑图并不考虑元素大小和之间的距离,仅抽象为相对位置和路由而已,例如常见的地铁图就是一种拓扑图。安徽高速拓扑图形同地铁图,主要将那些弯弯曲曲、纷繁芜杂的路线、出入口、枢纽简化为拓扑形式。通过拓扑图可以将路线起讫点、走向趋于简单化,快速方便地找到去往目的地的路线和出口。 兴趣是绘图出发点 怎么会诞生绘制高速拓扑图的想法? 刘永坦言是兴趣,“兴趣是成功之母”。这么多年一份份拓扑图绘制下来,凭借的是他对地图的爱好、绘图软件的兴趣。 刘永大学里学习的是工程专业,后来工作也长期和工程有关,掌握CAD软件是必须的,这也为后来的电脑绘图积累了不少经验。设计很辛苦很累,但刘永却是一个设计爱好者。他认为,将复杂的图形抽象化、简单化是设计师常用的一个手段。 刘永坦言,在现在这个互联网盛行的时代,电脑绘图已经大行其道了,但拓扑图依然是用鼠标一笔一划完成的,工作量巨大。 刘永还是个摄影爱好者,从胶片时代算起,摄影是他坚持了20多年的爱好。因为工作和爱好的原因,刘永经常往返于安徽省内各条高速,钻草窝伴日出拍摄安徽高速照片,并注重对路网相关信息、图片等素材的收集,所以对安徽高速路网非常熟悉,甚至达到痴迷的程度,能够熟记安徽省每条高速公路的名称、位置、路线走向、枢纽名称,甚至是出入口的编号,所以这份安徽高速拓扑图以准确专业的面貌呈现在大家面前。 刘永告诉记者,除了安徽高速拓扑图,这几年他还陆续绘制了安徽高速旅游图、区划图、辖段图、服务区示意图,甚至还有每条高速公路独立的路线图。 (责编:金蕾欣、张磊) ■链接 有问有答 1.记者:看到您的微博简介是“新华社签约摄影师、安徽省摄影家协会会员。专注漫画、天文、集邮、网站制作、地图绘制,游记撰稿”,您平时也经常摄影、画漫画吗? 刘永:摄影、漫画这些都是业余爱好,能够充实生活,让生活更精彩。2011年加入省摄影家协会后,认识了很多摄影界的大师,一直让自己保持学习充电的状态。 从胶片时代算起,摄影是我坚持了20多年的爱好,因为摄影是记录、留存影像的最佳方法,也是发现美、记录美的过程。深藏于大别山的六潜高速被誉为我省最美的高速,我曾经不下20次前往六潜高速采风,还写了几篇关于六潜高速的游记,特别是位于六潜高速黄尾出口附近有一棵古枫树,似一位白发老者守护着六潜高速。6年来,这棵古枫树无论春夏秋冬、寒来暑往,已经成为我每年必拍的“模特”。 2.记者:有没有想过将这个拓扑图商用,还是纯业余爱好?下一步还有什么计划? 刘永:如果作为商用,似乎距离还很遥远,还是作为业余爱好实际点,特别是现在导航软件已经非常发达了,而纸质地图越来越没落了。 创新是动力的源泉。安徽高速拓扑图只是一份有一定创意的作品,这几年我还陆续绘制了安徽高速旅游图、区划图、辖段图、服务区示意图,甚至还有每条高速公路独立的路线图。凭借个人对地图的爱好、绘图软件的兴趣,以及对安徽高速路网的痴迷,考虑商用价值已经没有太多意义了。(合肥晚报 合肥都市网记者 邱青青) (责编:金蕾欣、张磊)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