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我们俩一块走 彩虹5首飞成功


泪目!86岁老太写给天堂的8万字情书如果爱情需要懂得珍惜,请随着岁月加倍的努力。爱情不是在明月之下闲散,也不是在长板凳上的叹息。——苏联诗人 施企巴乔夫住在江北的刘盛敏老人,今年86岁。2012年11月,老伴辛象平患病突然离世。痛苦与孤独,仿佛灭顶之灾将她淹没,她将自己锁子在这间充满回忆的小屋里。“回来后我就一直坐在他的遗像遗骨前,跟他讲话,完全封闭了自己,不愿意出门,也不愿意讲话。”直到刘盛敏拿起笔,一本一本开始记录岁月的点滴。那个宠了她近60年的男人,好像又从笔尖活了过来。字里行间有着“我从来没有过现在这样的孤独, 也从来没有过现在这样的寂寞凄凉。有人说,分别的时间长了自然就会淡忘, 我却从来不曾因为时光的流逝而淡忘过你……”也着有着共同走过时光的欣喜:“离京城 进潼关 渡夔门 越秦岭 巴山蜀水扎军营 子孙满堂喜乐洋洋 相濡以沫 心心相映 当年高寿八十八 盼你要活九十九”还有那年初见,秋风乍起。1956年,从北京外语学院毕业,刚刚在北京参加工作的刘盛敏,经同学介绍,认识了比自己大六岁的解放军装甲兵司令部干部辛象平。第一次见面,辛象平对刘盛敏一见钟情。其貌不扬的辛象平,却并不符合女大学生刘盛敏心目中白马王子的形象。而青年学生对解放军的尊重和敬仰,却让刘盛敏却开不了口拒绝。刘盛敏出生于重庆云阳一个大户人家,备受宠爱的幺女,天之骄子的大学毕业生,顺遂的经历让她与坎坷的辛象平格格不入。面对辛象平悲惨的童年往事,青少年时期参加革命的种种经历,刘盛敏说:他的目光让我没法拒绝,而刘盛敏的温柔,则让辛象平感激珍惜。“我爱他纯朴 诚恳 正直 善良,他没有那种卿卿我我甜言蜜语,总是直来直去。”在日复一日的交往中,刘盛敏对辛象平的同情与钦佩,慢慢转化为倾慕和爱恋。“我慢慢转变了看法,觉得这个人很了不起。在这个过程中 我想到看人不能从表面,要看内涵。”婚姻中,刘盛敏一直被丈夫宠着。一转眼,她和老伴相扶相携走过半个世纪,三个儿女长大成人,各自成家立业。老伴突然辞世,眷念就像蔓藤一样疯长。“离开前他曾问我,盛敏啊,我死了你怎么办啊?我说你怎么会死呢,别乱说我们两个人,你活九十九,我活九十三,他比我大六岁,我说我们俩一块走。”不求同日生,但求同日死。这个美好的愿望毕竟没有实现,留下刘盛敏一人,后悔着。为何没有对这个男人,一见钟情。“秋风起,秋云飞,片片树叶落满地仰望天空茫无际,孤雁一只向南飞悲叹凄凉无伴陪。”三年多时间,她写下八万多字手稿。,当过去的岁月和现在的思念,都在老人的笔下流淌出来的时候,“他走了以后, 我才觉得, 哎呀,可惜我当时没有发现那么珍贵,那么好。”我希望你们多谅解,多宽容,不要为一点儿生活上的小事儿跟爱人之间争吵。伤感情,很伤感情,爱人的爱情是很宝贵的。几十年好像是很长时间,但很快就过去了。像我们 在一起快五十六年了,但是一瞬间就过去了。人的生命那么脆弱那么快,再给我五百年,我和他两个也不嫌。(天天630)原标题:写给天堂的情书!86岁老太的八万字手书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