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高温 5旬夫妻为女儿读研学费工地打工-公益频道-tianbi


40℃高温 5旬夫妻为女儿读研学费工地打工-公益频道 晒得黝黑的余兴莲正在搬钢筋。   经历了凉爽的几天后,秋老虎在“火炉”武汉发威,气温直逼40℃。   来自湖北省巴东县的50岁农民工胡亏玉和46岁的妻子余兴莲,4年前外出打工。当时,女儿读大三需要用钱。这对“夫妻档”在工地上辛勤挥汗,一年回老家一两趟,只为一年能够存三四万元补贴家用。   “只要有活,还想继续干下去”胡亏玉说。   如今,夫妻俩的女儿马上就要读研二。她说,她会努力读书,争取早日工作,让父母不再操劳。   高温下的夫妻档   8月16日,武汉,高温橙色预警。武汉市汉口江滩,两栋高楼已经拔地而起。   下午5点,气温仍然有40℃。为避开更为炎热的中午,工地选择在这个时候开工。   胡亏玉和工友们开始工作,他们要完成竖向封模加固,因为次日晚就要进行混凝土浇筑。搭设脚手架、铺设梁板、绑钢筋等工作需要提前几天完成。木工组每做完三层,会将最底下一层的脚手架、固定混凝土所用的钢筋拆卸下来,运往更高一层,再次搭设脚手架,准备新的一层施工。如此往复,直至封顶。   胡亏玉的主要工作是搭设脚手架,竖向封模的加固,以及为打混凝土做的准备:绑钢筋,用木板加固横梁,穿丝杆,浇筑完混凝土后拆卸木板。   面对镜头,胡亏玉有些躲闪。做工时,他也很少讲话。   一名工友检测后发现,一块木板不太正。胡亏玉拿起钉锤,反手一拉,起出钢钉,然后用锤面反复轻敲木板内测。经过调整后,再用钢钉将木板固定,直至木板调整到位。   工地上密集的脚手架,被工人们戏称为“满堂架”,很影响行动。胡亏玉十分熟悉这种环境,他灵活地穿行在脚手架之间。肩扛钢筋,手持钉锤,汗水顺着脸庞流下,他无暇去拭。他的腰间,绑着用粗绳穿着洗洁精盒自制而成的“工具箱”。   只见,他从“工具箱”中拿出几个钢钉,将底层木板钉好。然后,三两下蹭上脚手架,固定中上部木板。有时,他戴着早已变黑的白手套单手握住脚手架,稍作休息。他的红色汗衫已被汗水湿透。一旁放着一个3升装的大水杯,盛满泡好的菊花茶。   余兴莲则是小工,负责调运材料,清理垃圾。下午5点34分,余兴莲肩扛三条钢筋爬上楼梯,晒得黝黑的脸颊淌着热汗。堆放好后,她又四处收集搭设脚手架剩余的零部件,归类放好。余兴莲边捡边和工友聊两句,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   胡亏玉正在工作,腰上挂着他自制的工具箱。   工作了一会,她把双手搭在腰上,喘着粗气,稍作休息。   木工组采取分配任务到人的方法:两个工友一起完成,完工即收工,检验不合格会被罚款。木工组组长杨前华说,胡亏玉夫妻二人对工地上各个环节都很了解。胡亏玉木工手艺精湛,每次检验必定合格,余兴莲做事认真、细致,吃苦耐劳。   这天的活,一直干到夜晚11点。下工后,寝室里没有电视,胡亏玉和余兴莲有些累,洗漱完后早早睡觉了。   早上5点起床上工   8月17日,武汉发布高温黄色预警。早上5点,天还没亮透,工人们已纷纷起床。   一栋两层临时板房,就是工人们的住所。胡亏玉和余兴莲住在2楼。这间宿舍住着5个人。宿舍两边,各摆着两张双层床,中间摆放着一张小桌子。余兴莲从老家带来的两罐自制腌菜,就放在桌上。   胡亏玉临床,住着余兴莲的妹夫王尚宝。从2014年起,胡亏玉夫妻就带着王尚宝一同外出打工。   因为天热,前些日子,工程进度有所耽误,8月17日晚要浇筑混凝土。为避开中午高温闷热的天气,工人们5点就已起床。余兴莲提着水桶,带着牙刷、水杯和毛巾来到清洗池,不到5分钟,她返回寝室,路上遇到工友,操着家乡口音聊了几句。   5点30分,宿舍楼内一片繁忙。只容得下一人通过的过道,工友们穿行时默契地侧过身子,迅速穿过。   5时33分,余兴莲一边戴安全帽一边下楼。木工组40余人集合在安全教育宣讲台前,进行出工前的“班前安全交底”。前排工人与木工组长杨前华商议着施工事宜,站在后排的余兴莲满脸笑容。   20分钟后,交底结束,此时天已亮,阳光还不算强烈,木工组搭乘施工电梯去到29层的施工现场。当天,木工组的任务是完成29层的封模加固工作,以便晚上浇筑混凝土。直到上午10点多,烈日当空,工人们陆续停工。   11点20分,胡亏玉和余兴莲去到食堂吃饭,余兴莲打了莴苣、豆角、金针菇,配点花生米。带着自己腌制的豆制品,她活跃而热情地招呼工友也来尝尝自家腌制的下饭菜。每年从老家出来打工,她都会带上自己腌制的下饭菜。 胡亏玉、余兴莲夫妻二人在食堂就餐。   为了女儿学业   胡亏玉夫妻一周休息一两天,如果赶工就没有休息。二人本是湖北巴东农民,育有一女,家中还有两位老人。   四年前,一直务工的胡亏玉夫妻,跟着老乡杨前华外出打工。胡亏玉初入工地学了半个月木工手艺,余兴莲则做小工。   四年间,夫妻二人先后在河南洛阳、郑州等地做工。去年三月份,她们来到武汉“天悦星辰”项目工地。来到工地开工第三天晚上,胡亏玉下楼时不小心摔倒致右腿骨折,休息两个多月后准备复工,做工一天后还是觉得腿没有恢复。   余兴莲告诉记者:“他(胡亏玉)还是年纪大了,恢复没有年轻人那么快了。在老家挣不到钱,女儿也想读书,我们就出来打工补贴家用,每年年底我们可以结三四万块钱,女儿也听话,不额外花钱。”   夫妻二人一般一年回家两趟,孩子放暑假时或春节。如果暑假不回去,女儿就会到工地。   “我们那里属高山地区,务农收入有限,他(胡亏玉)家还有一个大学生,出来做的话相对来说好一点。”杨前华告诉记者。   胡亏玉肩扛钢筋,上衣早已被汗水浸透。   据松滋兴盛项目经理雷威介绍,胡亏玉夫妻工作认真负责,互相帮助,很有干劲。大楼封顶后,木工组便会撤出。余兴莲告诉记者:“木工组组长要我们去我们还是会去的,在能动的时候多挣点钱,补贴家用,供女儿完成学业。”   8月17日,胡亏玉的女儿告诉记者,她本科毕业后边找工作边考研。她希望学历高一些,毕业后好找工作。记得读大三时,爸妈外出打工。去年暑假,她来到工地,看到烈日下仍在辛苦劳动的父母,多次劝说两人回乡,不要再操劳了。   胡亏玉的女儿说话时声音有些哽咽:“本科时学费5000多元,靠着父母务农挣的钱维系,研究生学费更贵了,要8000多元,父母还是坚持外出打工,我想下学期课程结束了就去找一份工作,尽早把爸妈接回来。”   来源:澎湃新闻相关的主题文章: